在笑聲中上人生課

2015 - 06 - 12 ( Fri )

簡介

笑之大學教我們的二三事

《笑之大學》是日本著名劇作家三谷幸的作品,備受世界各地劇壇寵愛;在日本,除了有舞台劇, 在2014年被拍攝成電影;此劇也曾在英國、俄羅斯、韓國等國家上演。2011年在中國首演, 譯名為《喜劇的憂傷》 。在香港,自2009年首演以來,每次重演都是叫好叫座,連軟硬都被它吸引,去年粉墨登場,將他們劇場上的第一次獻給它 。今個七月,《笑之大學》將會第七度在香港公演,由曾擔任此劇導演的陳文剛,和憑此劇奪得最佳男主角的鄧偉傑,同台演出。

過往活動

笑之大學2015年7月再入學 原班創作人馬 強勢打造爆笑劇場 糊塗戲班《笑の大学》本劇曾獲香港舞台劇獎「全年十大最受歡迎製作」、「最佳導演」、「最佳男主角」及提名「最佳舞台設計」七度公演 兩個演員對...
詳情

笑中有物

香港觀眾能夠與《笑之大學》結緣,原來也是因為鄧偉傑和陳文剛二人的一次合作。

「有位劇壇前輩建議我和文剛一起演戲,我想起了有人提議我導這個劇本,便找來了日本版的舞台劇光碟,還特地托朋友從台灣朋友買了電影版的DVD,再看一次。大家都很喜歡,決定將它帶到香港的劇場。」

陳文剛補充:「這是一個很紮實的劇本。好笑,當然最能直接滿足觀眾。故事中的喜劇作家椿一,在審查官嚴苛的強權之下,要通過他嚴格的審核,亦要堅持捍衛自己的創作。這是很正面的處世之道,我們希望觀眾在笑之餘,能領略到當中不屈不撓的精神。」 

成就《笑之大學》演出的,還有身兼翻譯和執行導演的林沛濂,他是個日本戲劇通,了解日本劇作的嚴謹和一絲不苟; 全靠他幫忙洽談版權,和確保演出保留原著的神髓。

一個逗號也不能改

演出日本劇作,不但一個字也不能恣意改動,還會有突擊檢查。 

「簽署版權合約的時候,日本方已寫明不能更改一個字,甚至一個標點符號。沛濂也努力保持原著語句的意思和長短 。首演前一天,日本的監製突然通知我們要飛過來,就是要檢視我們的演出水平。」 

演出是用廣東話,那位監製聽得懂嗎? 

「他很熟悉劇本,聽聽對白的長短、節奏和語調,已經知道我們有沒有亂來。幸好他看後很滿意,我們並沒丟三谷幸喜的面。」 

在綵排前,他們花了整整一個月研究劇本,還要深入探討日本和華人截然不同的民族性、文化、階級觀念等等。舉例,不同角度的鞠躬,代表不同的尊敬和感謝。「請等等」、「請等一等」和「請你等一等」,在日文中, 已有很不同的意思。

「如果我們不充份理解對白當中的意思, 演繹台詞會很生硬,像背書一樣。這個月的功夫,是不能省的。」 

除了文本,日本方要求演員最少有二十年的演出經驗。每次換演員的話,即使像去年的軟硬,和今次二人對調角色演出,也必須得到他們的允許 。 

一直以來,都是鄧偉傑飾演審查官,陳文剛飾演作家。在一半場次中對調角色演出,除了乘機過戲癮,也希望給觀眾帶來新鮮感。兩個版本各看一遍,感受亦不盡相同。

這個故事 越來越近

《笑之大學》的故事背景為昭和15年(公元1940年),日本正處於軍國主義盛行的年代;好像是很遙遠的事,近年,故事中的情節,卻越來越接近我們。 

就正如鄧偉傑所說:「嚴格的劇本審核,一直都存在。《笑之大學》在中國的演出,一波三折,先是改劇名,當中一些對白也被刪減,例如經常出現的『天皇陛下萬歲』。首演數場後被禁演,後來再上演,又再被禁。」要在中國演出戲劇,審批的過程就像打仗一樣,花很多心力。 

香港也許沒有審批的問題,可是眼前的社會氛圍,給陳文剛多了一份使命感。「這個劇是要定期「拿出來」提醒大家-逆來,不一定要順受吧。逆來的時候,我們可以像戲中的編劇,動動腦筋,在兩極之間的灰色地帶,發掘滿足雙方的可能性。純粹的啞忍、服從,最終會變成愚民,自由和人權等普世價值都會逐漸消失。我們必須捍衛和爭取,縱使只是一步一步地爭取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