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有機菜,真係好好食。

2015 - 07 - 17 ( Fri )

Brief

今次兩位受訪者都是認識了好一陣子的朋友- 一個是義耕團隊「耕作人」的成員Angeline,一個是身兼設計師和素菜餐廳老闆的保傑。前者邊當實習律師,邊努力在新界坪輋當義務農夫,捍衛本土農業;後者則在黃竹坑默默將自己的親生「兒子」MUM veggie + coffee + sweet 培育成材。一個在香港的東北,一個在香港島的西南, 是什麼讓他們走在一起,促成這次「夏漫漫・農饌」的合作?

事源是一棵棵沒人要的蘿蔔⋯⋯

Past Event

你的蔬菜從哪裏來?真的是「時」菜嗎?是否用對環境友好的方法栽種?MUM和耕作人將合辦「夏漫漫・農饌」,讓大家品嘗本地有機作物,了解農作背後的故事,和認識香港的有機農夫。 本地有機農作「夏漫漫・農饌」...
Detail

我們賣的是味道,不是道德

今年二月,在一次朋友的飯聚中,保傑聽Angeline提到東北一帶小農的蘿蔔收成很好,想買的人卻太少,加上菜統處的奇怪「彈菜」政策,剩下了很多蘿蔔。小農的銷售渠道有限,沒有可能將收成放到全香港400多間超市售賣,於是便要四出想辦法「散貨」。「我覺得很奇怪, 為什麼人有動力去排長龍買波衫波鞋、買某某明星設計的TEE?花了很長時間種出來的蔬菜,竟然沒有人願意要,甚至要迫人要?」那次飯聚之後,保傑主動找Angeline了解本土農業,也透過耕作人的Fan Page知道了很多有關這班農夫的故事。別以為他這樣做,純粹是一片好心。經營MUM已有三年的保傑,深信無論是耕種,抑或經營餐廳,賣的是味道,不是道德。

「農業要立足,農作物本身要好味,不是因為你是有機和本土,就算種得很壞很難吃,都一定要『幫襯』。那次Angeline帶來的秋葵和西瓜很好味,原來香港也可以種得到很高水準的蔬果,是值得買的,完全沒有牽涉什麼環保,什麼本土農業等道德問題。同樣,我的素食餐廳,賣的是廚藝和味道,你不用覺得我是好人,你覺得我們的菜好味就行。」 

過了味道測試這一關,保傑便和Angeline進一步構思如何讓更多人認識本地有機菜。

認人不認證

Angeline是極度熱愛耕種的人,她認為與其憑包裝上的有機認證去判斷那棵菜是不是安全有機,倒不如認識農夫,認識他們的土地,了解他們是如何種植走進你肚子裡的那棵菜。在「夏漫漫・農饌」中,除了有廚師特地以時令作物設計的菜色,種植這些作物的農夫李婆婆也會出席,告訴大家種植和務農的點滴軼事。旁邊會有個小農墟,午餐吃過味道難忘的蔬菜,都可以順度買些帶回家。日後,大家也可以聯絡農夫,直接買他們的菜。除了讓大家好好吃一頓,他們更希望大家可以和農夫交個朋友。

幻想中的變態App

有否想過將「夏漫漫・農饌」發展成恆常活動呢?

「這次,我可以駕電單車從坪輋帶菜回來。要長期實行的話,最大挑戰是運輸問題,我相信這也是每家餐廳要面對的問題。一日解決不了,一日也要被迫綁手綁腳。我曾經幻想過有一個變態Apps,是一個超大的菜籃,有人需要買李婆婆的菜就落Order,儲夠數量,菜籃滿了,電腦就會自動call送貨車公司,安排送菜,將運輸成本減到最低,不用次次都要入上水元朗買菜,那些油錢不是說笑的。」保傑把他幻想中的App描述得繪形繪聲。

Angeline無奈地點頭同意:「說到底,到樓下超市買一包空運到港的蕃茄,的確是方便過走入新界買新鮮採摘的蕃茄。不過,我們真的試過同時吃一包新鮮摘的車厘茄,和一包美國的車厘茄,剛剛摘的真係好味好多!菜是新鮮的話,本身已經好味。可是,這又未必是大部份人有機會親身體驗得到的。」

在變態App未面世之前,保傑和Angeline的願望其實很簡單,只希望從大家口中聽到一句:「本地有機菜,真係好好食。」

後記

製作這個活動版面時,一直打不到原意的夏(“艹”+“夏”)字,只能以「夏」字代替。問Angeline「夏漫漫・農饌」是什麼意思,她說是「耕作人」其中一個成員作的,他是坪輋的村民,對農業當然很有興趣,也喜歡研究廣東話中一些與農業有關的詞彙。「“艹”+“夏”」是農作物的意思,蔓蔓是代表茂盛豐富。農饌,是農家的食物。「夏漫漫・農饌」就是以豐盛農作物造的一頓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