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在POHO踢西瓜波

2015 - 06 - 29 ( Mon )

簡介

談起上環,啊不,這一帶近年已被冠名為SOHO和POHO*,你會想起什麼?有型有星的食肆酒吧?品味高尚的藝術畫廊?創意設計精品店?唐樓與高尚住宅交錯的街道?

楊秀卓和曾德平都是上環的舊街坊, 他們的上環,或許你和我會覺得陌生,卻肯定是一個饒富有趣故事的地方。 聽他們娓娓道來孩提時的故事, 你也許會想回60年代的上環走一趟。

*SOHO 是South of Hollywood 的簡稱,意指荷李活道以南一帶。POHO是指太平山街一帶的小社區,因為附近街道的英文名都是以”Po”字為首-普慶坊、普仁街、普義街和磅巷等。

過往活動

昔日上環大笪地有理髮店、睇相鋪、金魚鋪、公仔糖、大茶樓、和第一代車仔麵;甚至有大家意想不到的 Art Deco 風格,用金屬做的「公共藝術」。曾德平和楊秀卓兩位前輩成長於上環,由他們對談當年自身的童年...
詳情

「說不定,我們曾經在普仁街打過架!」

楊秀卓是一位藝術教育家,由出生到30歲都居住上環,對50至80年代的上環既熟悉又懷念。適逢他現任亞洲藝術文獻庫 (Asia Art Archive)的駐場教育工作者,構思了這次名為「 再現大笪地」的戶外放映,除了會播放陳寶珠和呂奇主演的《玉女添丁》(1968年),並邀請了同樣是在上環成長的理大設計學院副教授曾德平,來個映後分享會 。 

「那時候,我住在普義街的戰前四層舊樓,一層800呎,住了六至七戶家庭,沒有廁所,廚房是共用的,卻從不會爭用,大家都很禮讓,互相遷就。 其中一家人煮糖水,也會分一些給其他家庭,一戶分一碗吧。雖然窮,睦鄰關係是很不錯的。」楊秀卓想起兒時的家,其實就是現在的「劏房」。 

「咦,你住普義街?我住普仁街,應該打過架了!」60年代,曾德平和家人住在普仁街一座唐樓天台的鐵皮屋。那時候的孩子,擠在狹小的空間, 既沒有電視也沒有電腦,待在家沒事做,統統走上街玩。 

「我們是名副其實的『街童』。常常在卜公花園踢西瓜波,和兩三個朋友夾幾毫買一個,天天踢,踢足幾個月,踢到波都凹才捨得停。有時候,踢完有錢剩,就夾份買一支可樂一起喝。」楊秀卓等男孩子的浪漫,大概就是西瓜波 。 

「 我也有在卜公花園踢波!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在中秋節,沒錢買燈籠,人家通常都是用柚子皮,或月餅盒弄一個燈籠出來。我們呢,有人偷家中一桶火水出來,有人就拿一些舊報紙,搓成一個個波,淋上火水,點火當火球踢。」小時候的曾德平,和那個年代的孩子一樣,物質生活貧乏,身邊有什麼,都可以轉化成很多「估佢唔到」的玩意:「1967年之前,還未禁炮仗,過年時,我們會找一個牛奶嘜蓋著狗屎,然後點炮仗塞進去。」「我們也會執地下的煙包;硬紙盒那種,就當大面額的,普通紙包煙盒,就是小面額。儲起來當我們的『錢』,可以用來交換玩具或者零食。」那時候, 不用推廣學習,沒有資助教育,創意是因為生活需要迫出來的。

大笪地是一個大商場

楊秀卓和曾德平不約而同提及,去戲院看戲是當時窮人的最佳娛樂。上環人最愛去高陞戲院(即現在皇后大道西的僑發大廈),買一張票四毫,可以多帶一個小孩。媽媽帶妹妹去看,個子小小的楊秀卓,趁人多,拉著媽媽衫尾,悄悄的跟進去。戲院門外,一檔又一檔的燴魷魚和甘蔗,都是看戲必備的零食。

60年代的零食其實也頗多元化-砵仔糕、白糖糕、麥芽糖餅、花塔餅、油豆、檸檬夾心餅、大菜糕、孖條⋯⋯,不過現在要找回那種原汁原味,已經不容易。

「這些零食,通常在大笪地買得到。要睇相、剪髮、買黑膠碟,甚至聽唱歌,看心口碎大石表演,都可以去大笪地。大家圍在一起聽粵曲,聽鄧寄塵、新馬仔的粵語流行歌,氣氛真的很正。」

新舊,其實可以共融

楊秀卓希望現在也會有多一點類似的民間自發活動。可是,香港對公共空間的規管很嚴格,每分每寸的土地都由不同政府部門管制,要申請一個地方搞街頭活動,動輒要經八個政府部門審批,叫很多搞活動的人都洩了氣。

雖然洩氣,他們並沒放棄;坊間有很多人自發搞形形式式的街頭活動,鼓勵更多人關注使用公共空間的權利,也希望舊香港的生活形態和價值觀得以保存。我們每天在拚命賺錢,追捧最新最時尚的外國潮流之餘,不妨留一點位置,讓香港本土的價值觀有喘息的空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