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蒸糭

Acoustic Folk / Hong Kong

2014 - 03 - 10 ( Mon )

簡介

\ 不務正業是我的正業 /

一班來自2013年度視覺傳達設計系的同學,為了一場順口開河的演出,果蒸糉於2012年正式成立。團名沒有特別意思,也沒有偉大理念,只本著不務正業的精神,以音樂追求自由隨心的生活。

The Dumpling

Originated from the Visual Communication graduating class of 2013, The Dumpling was formed in 2012 after a random performance. We don’t have a great story or philosophy behind our name; all we want is to take a break from our proper work and lead a carefree life in the name of Music.

過往活動

(☞゚∀゚)☞「我決定唔到喎,因為我有張選擇困難證。」 噢不過我們主音太太做了個非常重要的決定:要!出!走!於是我們將會有好長一段時間過著九唔搭八的正業生活 ( 我的天 )在這之前,讓我們開個par...
詳情

P: 為什麼叫果蒸糭?可以介紹一下樂隊由來嗎?

果: 果蒸糭成員包括主音婷婷、結他手Jonathan、夏威夷小結他手Bobo、琴手Jennifer、敲擊樂手Alex和Jade。我們是大學同學,讀設計系的visual communication,一班30多人整天窩在studio廢寢忘餐。大二那年Jonathan貪玩把結他帶回來,大家都不禁放下工作湊熱鬧,因而聚集了特別喜愛音樂的同學。果蒸糭這個名字是在第一次演出前改的,有人提議用食物名稱,就隨口說了「裹蒸糭」。團名總不能有兩個難寫的字吧,於是我們用「果」取代「裹」,就這樣決定了名字。所以說「果蒸糭」其實沒有特別意思,硬要說的話就是它「雜崩冷」甚麼都有,而且廣東獨有,是香港美食之一,正好代表我們的本土與多元。

P: 你們的音樂很容易讓人想到台灣小清新,也有點文藝的感覺,這與香港好像有點距離。組成果蒸糭只為尋找喘息的空間嗎?

果: 應該這樣說,我們沒有刻意去想自己為著什麼「夾band」,就是一班感情很好的同學,享受共同完成一件事的感覺吧。我們常常帶著樂器郊遊,它們都不用插電,而且大自然和音樂都是煩惱的出口,放鬆心情編出來的歌自然有小清新感覺了。至於香港不香港的問題,不應該用所謂音樂風格來判斷。我們寫歌,很努力用廣東話填詞,希望用最熟悉和珍惜的語言表達真實情感。既然唱的都是切身生活體現,就不必在意沒有標準的計算了。

P: 為演出準備的過程必定不容易,你們是怎樣安排練習的?

果: 其實最困難是決定練習地點和時間。畢業後沒有studio,我們只好隨處落腳,公園、草地或海邊都是我們band房,但地方空曠聲音很鬆散,入夜後也看不到樂譜,幸好我們後來借用了Alex的工作地方,否則練習根本沒效率。大家開始上班後,可以騰出的時間愈來愈少,有些隊員甚至沒有週末假期,要齊人練習簡直不可能。音樂會前一個月,大家都盡量推掉其他事情,放工便立刻趕來練習,睡個幾小時,又起床上班。有時加班了,又想爭取時間練歌,可以連續兩晚不吃飯,餓得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。

P: 是甚麼令你們堅持?

果: 「用務實上進的心做不務正業的事」是我們格言!雖然累,但我們很快樂。練歌其實是大家見面的藉口,做自己享受的事,把每天行程填滿,感覺很實在。而且音樂會更像是分享會,把練習的喜悅、努力編製的歌曲跟觀眾朋友分享,是非常窩心的交流。

P: 你覺得你們的堅持有回報嗎?

果: 我們練歌的過程,已經是一種回報。當你全神貫注於一件事,而且真心享受其中,會感受到最踏實的存在。我們因為夾band,認識了很多不同的人,做過以前從未想過會做的事,漸漸變得更有勇氣了。家人和朋友的肯定非常重要,每次聽到別人說喜歡我們的歌,說聽得流淚了,都會覺得不可思義,好像有種互相安慰的感覺。記得音樂會最後一首歌,是我們第一首自己寫的歌「甘於平凡不好嗎」,才第二句婷婷就哽咽,唱不下去了。這時我們竟然聽見觀眾的歌聲,輕輕地跟我們一起完成這首歌。我們都哭了,心裡滿滿的感謝,感謝音樂讓大家走在一起。

P: 不練歌的時候你們會做什麼?

果: 吃吧!我們最喜歡發堀好吃的,特別喜歡茶餐廳、冰室、小食店或是餅店,我們稱之為「indie野」。有時各人會帶大家去兒時常常光顧的地方,邊吃邊分享自己和社區的事。我們也喜歡聽Band Show,尤其是戶外的那種,總叫人充滿力量,希望未來有機會辦一場戶外音樂會吧!